开心农场今年有望盈利300万 活跃玩家达1600万

发表日期:2009.08.28    访问人数:826

    “今天,你偷菜了吗?”最近,这句话成了杭州白领们相互问候的流行语。

  它来自一款名为《开心农场》的社交类网络游戏(Social Game)。2008年11月上线以来,开心农场以令人咋舌的速度窜红网络,把成千上万的网民变成了勤勤恳恳的“农夫”——种菜、收菜,还把朋友的菜往自己家里割。

  不到一年时间,这款开发成本不到10万元的游戏迅速占领了校内网、QQ空间等国内著名网络社交平台,最高活跃用户数超过1600万人,今年预计盈利近300万元。

  A. “开心农场”的魔力

  半夜起床只为“偷菜”

  “你也玩开心农场?”接受记者采访时,罗小伟一脸兴奋,仿佛找到了知音。

  罗小伟今年24岁,在杭州某外贸公司上班。7月初,他收到同事的邀请,在QQ空间开垦了一块土地。“刚开始玩时,每个人的钱很少。买来种子,播种以后浇水、施肥。过段时间作物熟了,就可以收割了拿去卖钱,然后种植更高级的作物。”

  在开心农场的游戏界面旁,通常有个排行榜。“可以通过它和好友比较,看看自己处在什么位置。”玩游戏以来,罗小伟精心打理着自己的那块土地,他的排名升得很快。60多个好友,刚开始罗小伟排在最末,最近已经赶到前10了。

  “除了种菜收菜,在开心农场还可以玩一些恶作剧。”罗小伟说,他常常跑到好友的田里“偷菜”,既能增加自己的收入,同时还拖累别人升级。到后来,他甚至设置闹钟,凌晨起床上线做“小偷”。“晚上在线的人很少,往往一偷就是一大堆。同时,我还得掐准时间,自己田里的菜一成熟就去收割,以免被别人偷走。”

  通过好友相互邀请的形式,“开心农场”很快在网上红火起来,越来越多人化身“农夫”。在杭州某事业单位上班的朱女士告诉记者,上小学的女儿也迷上了这款游戏。前阵子,小女孩竟和一位50多岁的叔叔聊得火热,话题正是“开心农场”。“没想到,这游戏能跨越代沟,难怪这么火。”朱妈妈感叹道。

  由于定时种菜、收菜的吸引力,浙江地区甚至接连发生两起公务人员被“开”事件。据媒体报道,今年7月上虞、温州各有一名机关工作人员,在上班时间玩开心农场被曝光,最终遭到了单位辞退处理。

  B. “开心农场”的吸金力

  三个“80后”掘到第一桶金

  开心农场迅速走红网络的同时,在上海徐汇区的一幢办公楼里,几个年轻人正筹划换间大点的办公室。

  “公司正在招人,原来地方坐不下了。”“五分钟”游戏公司COO(首席运营官)徐城告诉记者。

  戴着眼镜,一脸斯文的徐城是位典型的“80后”。2006年,从美国留学归来的他和另两位“80后”一起创办了“五分钟”。当时,几个人凑了些钱,连办公室都是与别人合租的。

  前三年,“五分钟”默默无闻。他们推出过三款小游戏,分别为棋牌类游戏“疯狂皇后”,拼图类游戏“爱拼才会赢”,竞技类游戏“赛车总动员”。可是,都没能红起来。

  “公司的财政压力不小。我们不断向家里借钱,一个个都成了负翁。更糟糕的是,由于一直没法做出叫得响的产品,大家的士气很低落。”

  进退维谷之际,“开心农场”问世了。2008年11月,开心农场首先在校内网上线,仅一个星期就排到了前10名;2008年底,“开心农场”用户数达到 10万,2009年元旦前后突破了100万。“五分钟”的另一位创始人、公司CEO郜韶飞表示,目前游戏活跃玩家达到1600万,是当红网游《魔兽世界》的3倍。

  游戏人气猛增,也令五分钟一举摆脱困境。和其他社交类游戏一样,开心农场通过出售虚拟道具收费。“我们推出化肥道具的第一天就收到了8000元。”郜韶飞说,当时最火的扑克类社区游戏,道具日销售最高也只是2000元。

  不过,对于最新的销售数字,公司并不愿意透露。“这是个秘密。”郜韶飞表示,“不过可以这么说,目前公司的盈利,已经足够支持我们团队的运作与发展了。”

  据杭州一家游戏公司的负责人估计,“五分钟”的今年的盈利将在300万元左右。“这批年轻人掘到了第一桶金。”他说。

  C. “开心农场”的隐忧

  偷菜还能火多久

  近日公布的腾讯半年报显示,截至6月底,旗下QQ空间的活跃用户数已达2.28亿,较上一季度增加25%。正是QQ空间、校内网、51.com这样的成熟平台,给了“开心农场”们直面亿万网民的机会。据记者统计,目前QQ空间拥有“开心农场”、“抢车位”、“好友买卖”等11款社交类游戏,而校内网上的社交类游戏更是多达上百款。

  腾讯半年报显示,二季度公司“互联网增值服务”收入约6.65亿元,较上猛增147%。“受惠于(QQ空间)增加用户参与度及加强商业化的新应用程式的推出。”腾讯在报表中表示。由于社交类游戏的收入一般由游戏开发商和平台提供商五五分成,开心农场们从中获得了丰厚的收益。

  不过,对于社交类游戏的前景,也有不少业内人士持怀疑态度。今年7月24日,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甘剑平明确表示,社交类游戏目前虽然发展迅速,但存在容易被模仿、生命周期短的问题。“因此我至今没有对其进行投资。”甘剑平说。

  “开心农场是一款世界性的游戏,同时也是一款被拷贝很多的游戏。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徐城并不否认开心农场面临的瓶颈。“光我们已经发现的山寨版开心农场就有20多款,有些将我们的游戏客户端稍作修改,就拿去用了。”

  记者发现,校内网排行前10的游戏中,就有“开心农场”“阳光牧场”、“开心农民”3款类似的游戏。截至昨天,它们的日活跃用户数分别为369万人、163万人、123万人。

  此外,作为网游的新生一代,社交类游戏红火的持续性也被怀疑。“和很多大型游戏不一样的是,社交类游戏往往比较简单,玩家很容易厌倦。”有十年“网龄” 玩家王力成表示:“另外,大型网游几乎所有的玩家都是付费的,而社交类游戏以免费玩家居多,他们能不能为开发商带来利润也是个问题。”

  徐城表示,作为社交类游戏的开发者:“好的点子最重要。我们现在开发另一款游戏,希望也能像开心农场一样获得成功。”他说。

  记者手记

  开心容易,一直开心就难喽

  “开心农场的成功,开创了网络游戏盈利的新模式。”一位资深游戏开发人士评价。“过去开发一款网游,动辄耗资数千万元,开发周期长大数年,风险也比较大;而开心农场却证明,少量资金加上创意,也可以取得成功。”

  据媒体报道,为了开发大型网游《魔兽世界》,美国著名游戏公司“暴雪”的170多个软件工程师忙活了4年,开发投入超过了4000万美金;相比之下,几个“80后”在租来的办公室里,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就捣鼓出“开心农场”,成本不足十万,却已经拿来和魔兽世界做比较——这无疑是一场“平民”的胜利。

  “平民”们如此成功,国内著名网络社交平台纷纷向他们开放。目前,包括QQ空间、校内网、开心网、人人网在内的网络社交平台开通了社交类游戏功能,与这些小公司分一杯羹。也因为“开心农场”们的出现,这些社交平台也一举解决了困扰他们多年的赢利难题——此前,它们一直处于叫好不叫座的境地,一度被认为 “最终会垮掉”。

  不过,在鲜花与掌声面前,“平民”们也不能过于沾沾自喜。在“开心农场”、“抢车位”等新贵崛起的同时,许多曾经风靡的社交类游戏相应陷入了低迷。

  “社交类游戏最大的瓶颈,永远都是一个好的点子。”五分钟的徐城如是说。比起追问“开心农场”们还要火多久,我们不如去探询如何让“平民”们在掘得第一桶金后,依旧充满激情,依旧饱含幻想。

 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游戏开发者应该做的。
驰创数码
致力打造互动品牌,提供精准营销服务

立即咨询

网站建设客服微信

扫一扫,添加微信咨询

免费咨询

400-602-8610

  • 地址:成都市青羊区正府街172号证大正府2009
  • 其他咨询热线:028-86666423 028-8666413
  • 邮箱:service@chichuang.com
  • 传真:028-86666493